不断追求的人生-段永平传

来源:简书 分类: 文章浏览史 发布时间:2020-12-11 13:40:28 最后更新:2020-12-11 浏览:51
转载声明:
本文为摘录自“简书”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温馨提示:
为了更好的体验,请点击原文链接进行浏览
摘录时间:
2020-12-11 13:40:28

用三天的时间学习了有“中国巴菲特”之称的段永平的传记,收获颇多!

他曾经做出了著名的小霸王学习机,这是80后集体一代的回忆;后来他又创立了步步高,进军了电子产品行业;在把步步高带入一个巅峰之后,他又带领部下成立了如今大名鼎鼎的OPPO和VIVO。这两家公司如今已经是手机行业不可忽视的重量级品牌。

然而,和不少中国企业家不同的是,他在巅峰的时候激流勇退,和太太一起搬去了美国生活,结果在偶然中的必然中学习了巴菲特的理念,并且通过投资网易一战成名,成为了很多中国人心中的“股神”,后来他又坚持在二级市场做投资,同样成绩斐然。

虽然成立过几家知名企业,但据说段永平90%的资产都是通过股票投资得来的。

总而言之,段永平可以说拥有的是一个“开挂”的人生。

自命不凡,横空出世。

段永平1961年出生于江西南昌,16岁就考入浙江大学无线电系,毕业的时候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。

北京电子管厂当时是非常大的一个企业,总投资一亿元,员工有1万人,是20世纪80年代亚洲最大的电子管厂。很多同学可能都听过北京798艺术区,798实际上就是在北京电子管厂的旧址上改建的。

段永平拿到这个铁饭碗之后,很长时间都可以衣食无忧了。不过没多久他就放弃了这个机会,因为当时半导体集成电路技术正迅速取代电子管技术,段永平不愿在这个看不见前景的行业里做一颗默默无闻的螺丝钉。

思来想去,段永平选择继续进修。他考进了人民大学计量经济学专业,在1988年拿到了硕士学位。总的来说,也是个学霸级的人物。

段永平1988年走出校门的时候,正好是改革开放春风萌动的时期。那个时候发财热席卷中国,连大学教授都在卖茶叶蛋。这让段永平意识到,只有站在潮头最前沿的人才能有所作为。

1989年3月,段永平来到了广东省中山市怡华集团下属的一间小厂做厂长。这间厂每年都亏损200万元。面对这个烂摊子,28岁的段永平决定带领整个小厂彻底转型。

如果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讲过的“电子游戏简史”,这个时候正是任天堂的FC游戏机的巅峰之后。《超级马里奥》和《魂斗罗》这样的游戏让FC红白机红遍整个地球,而20世纪80年代末,任天堂的FC游戏机以水货的形式进入中国,随即就开始风靡各大城市。

在那个知识产权意识薄弱的年代,火热的产品就意味着大量的山寨。一时间有几百家工厂都开始做游戏机,而段永平也准备投身这个行业。

不过段永平做事有个特点——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叫做“敢为天下后”。用我的话说应该就是“谋定而后动”。

别人还在“什么品牌好卖就组装什么”的时候,段永平已经有了自主的品牌意识。

于是,段永平给自己的产品起了一个“小霸王”的品牌称号。有些80后的同学可能还能记起来“小霸王”的商标,是两个连在一起的拳击手套。一个代表质量,一个代表售后服务。这两点被段永平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产品身上。

从一开始,段永平就狠抓产品质量。因为那个时候游戏机基本都是用进口的集成电路散件组装的,某些厂商返厂维修率高达30%,而“小霸王”不管产量扩充到多大,都把返修率牢牢地控制在0.3%这个量级上。

另外,在资金并不充裕的前提下,“小霸王”还在全国建立了30多个售后服务中心,而且还推出了一个“包修包换”的政策。只要产品出了故障,不问原因,包修理包换新。别忘了那可是20世纪90年代,能做到这种售后服务的商家真的不多。

仅仅三年之后,这间曾经每年亏损200万的小厂的产值已经变成了1亿元。段永平也把厂名正式改成了中山市小霸王电子工业公司。在众多的游戏机品牌中,小霸王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小霸王。

不过小霸王获得真正的腾飞是从1993年开始的。那个时候段永平发现游戏机的热潮已经逐渐过去,而电脑这个东西横空出世了。然而那个时候的电脑价格过高,几乎没有什么家庭能买得起。

看到这个商机,段永平花20万元人民币购买了王永民教授的汉字输入法——“五笔字型”,然后和他的技术人员一起,给小霸王游戏机增加了一个计算机键盘和一个电脑学习卡,最后通过电视机做显示屏,组成了一套电脑学习系统。这种叫做“学习机”的中国特色新产品横空出世了。

当时一台电脑的价格要上万元,而一台学习机只要两三百。这一下点燃了大众的需求。

另外,从我个人的经验出发,我觉得“小霸王学习机”还有一个非常天才的地方,就是这个名字起得太好了。想象一下,如果小时候的你,管家里要钱买个游戏机,好像就有点不好意思,但如果你和爸妈说要买个学习机,一下就名正言顺了…...虽然买回来可能还是一样打游戏。

除了起名字之外,段永平也显示出了自己天才的营销能力。

和我们熟知的健力宝和太子奶等等品牌一样,那个时候的中国,能做出好广告就是成功的一半。比如那首小霸王电视广告的《拍手歌》,里面那句“你拍一我拍一,小霸王出了学习机”,一时间在中国到处传唱,绝对是广告词经典中的经典。

后来,段永平还请来成龙拍了一则电视广告,广告词是“同是天下父母心,望子成龙小霸王”。也成为了经典的营销案例。

就这样,小霸王学习机火遍大江南北,成为很多城市家庭的标配。在1994年的一次问卷调查里显示,中国人最熟悉的电脑品牌既不是联想也不是IBM,而是小霸王。

就这样,“小霸王”开始了自己的腾飞之路:

1992年,小霸王用200万元人民币的广告费,实现了1个亿人民币的产值,纯利润超过800万元;1993年产值达到2亿,1994年产值4个亿,1995年产值达到了8个亿……

经济效益最好的几年里,小霸王年底分红都是用报纸包现金,为此用掉了成摞的报纸。来应聘的人也络绎不绝,工厂从百十人的规模,迅速扩张至3000多人。

而对于段永平来说,他也完完全全地挣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。因为按照集团当初和小霸王事先协定的分配方案,段永平及下属的工资与奖金被设定为小霸王纯利润的20%。通过这个利润分配方案,段永平早就成了一个富豪。

然而如同我们之前无数次看到的,事情总是盛极而衰。

在1995年,段永平想走了。究其原因,其实还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股权问题。

当时段永平的野心是把小霸王打造成中国的松下,这就要求把集团公司和小霸王切割开来,而当时怡华集团的做法更像是釜底抽薪——把小霸王的利润抽走去扶植其他部门。段永平几次提出的股份制改造方案都被否决了。最后,段永平说:“我等来等去等不及了。”1995年8月28日,段永平正式提出辞职。

不过段永平比起健力宝的李经纬要幸运得多。虽然辞职非常突然,但是怡华集团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了大将风度。

集团总经理陈健仁亲自主持了欢送酒会,这大约是怡华集团第一次为“出走者”开的酒会。据小霸王现任董事长李平说,那场面十分悲壮,不少与会者都流下了热泪,段永平更是醉得不省人事。

后来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,段永平说:“陈老总待我不薄,他对我有知遇之恩,离开小霸王,他送给我一辆奔驰做纪念,我一直开着它。”

而段永平也和小霸王签下了君子协定,保证在离开后的一年之内不和小霸王进行竞争。现在看来,这应该是一次友好的分手了。

而在送走了段永平之后,“小霸王”也迎来了新的总经理。但事实证明,段永平只有一个。

在1995年剩下的几个月里,“小霸王”带着高速发展的惯性继续前进,年度产值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八个亿。然而到了1996年,缺少了段永平这个掌舵人的“小霸王”,业绩快速下滑,而集团也开始频繁地更换“小霸王”的总经理,却永远没有改变品牌衰落的宿命。

而在段永平那边,他马上要开起自己人生新的篇章了——成立步步高。

精彩依旧。

在执掌小霸王的几年时间里,段永平深得人心。于是在离开的时候,很多公司中层都纷纷离开小霸王,加入了段永平的团队。

总经理助理、外销部长、内销部长、工程部长、计调部长、生产部长、计财部长、后勤部长、供应部长……都在新公司找到了相似的位置。小霸王给他们加薪都留不住。

当时小霸王找到几位准备离职的中层干部,问他们为什么不留下来继续发展,其中一位说:

“船长不在船上了,水手们不知道船会开到哪里去,所以要求下船。”

1995年9月18日,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宣告成立。现在回顾段永平的步步高时期,他做对了三件非常重要的事。

一、改造公司股权制度

由于段永平曾经深受股权分配的困扰,所以很明白激励措施的重要性。

步步高在创业之初就实行股份制度,中层管理人员可以入股,代理商也能加入。甚至,连基层员工,如果想入股的话,也可以加入,如果没钱的话,段永平会拿出自己的钱来借给基层员工,帮助他们入股。而偿还的方式就是未来股份的分红和股利。这样员工也有动力把公司业务做好,毕竟有了利润自己就可以还钱了。

在这套制度下,步步高建立之初,作为领头人的段永平占到了70%的股份,然而随着他慢慢地主动稀释自己的股份,到后来,段永平持股只有不到20%了。

股份虽然被稀释了,但换来的是团队的众志成城。

二、平常心做产品,大胆做营销

1. 营销

因为和怡华集团有协定,一年内不和小霸王竞争,所以步步高开始的时候,主要做的是学生电脑和电话机。在这个新品牌上,他在把控产品质量的同时,继续把广告营销看作战略武器。

1996年,段永平在央视黄金时间的广告竞标会上砸下了8000万,拿下了新闻联播后5秒的广告时段。

第二年,步步高再次出手,以夸张的1.23456789亿人民币的价码,又拿下了新闻联播5秒时段的第一条。

之后的几年,步步高一直是央视广告竞标的前几名,偶尔也做做标王。在营销上花了很多钱。

重金投入广告是一方面,请代言人是另一方面。

在步步高时期,段永平先是请来了李连杰做步步高VCD的广告,还聘请专业音乐人打造了一首广告歌。可能有些同学还记得一些歌词,比如“世界自有公道,付出总有回报,说到不如做到,要做就做最好。步步高!”

当时广告的画风跟今天确实很不一样,但真的管用。

等到了2000年5月,段永平又请来国际影星施瓦辛格来给步步高做广告,这种大手笔在当时非常少见。

另外,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句非常经典甚至有点洗脑的广告语,叫做“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!”这句话同样是步步高的手笔。

不得不说,那一辈的中国企业家在营销上都极尽所能,出了像段永平、李经纬、史玉柱这样的风云人物,也出了像孔府宴酒、秦池、爱多VCD这样的悲剧企业。

2. 平常心

在我的印象里,段永平是那种说话非常实在,但是却具有大智慧的企业家。可能很多人都知道,他常年坚持写博客,零散地谈一谈自己的投资和做企业的心得。

段永平:每个人都想从我这里听到新奇的故事。我说真话人们可能不相信。其实做企业真的是这样,99%的汗水+1%的灵感,我称之为平常心。 

运动员之所以会出成绩,绝不在于现场哪个动作漂亮,哪个球进得好。在于他们每天练八个小时,一年一年地练。冠军之路怎么走?一天练十个小时,一练练十几年。

你一听,可能会说,这么简单,谁都会。是的,谁都会,但是真的谁都做得到吗?中国乒乓球这么普及,但是像我说的这样每天练八个小时,一练练十几年的可能只有几千人。到最后冠军级的选手可能只有几十人。到这个时候,运气天赋才会起作用。如果没有前面的条件,你连比赛的资格都没有。 

做企业的平常心是什么?很简单,练好基本功,赚该赚的钱,不骗消费者。听起来又很简单,但是真的能做到又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比如质量就是基本功。产品的品质不是检验出来的,也不是生产出来的,而是设计出来的。做好品质其实很难,质量不是开一个会,引入一套管理系统就可以了。而是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做。我们每年光是请品质管理顾问就花费数百万元,部长以上离职前培训时间每人超过100小时。

企业基本功还包括企业生产、管理、营销等系统平衡发展。企业里不同的部分组成一个桶,某一块板太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是浪费;太短,要补上。有的企业在营销方面的确很长,但是那只能叫一块板,是不能当做桶来用的。如果一定要问企业哪一方面最重要,我只能告诉你:最弱的那个方面最重要。 

记者:步步高在广告的表现上是很出位的。比如步步高1998年、1999年按实际投放额计算是央视的“标王”,还比如公司会请李连杰、施瓦辛格拍广告,这也是一种平常心吗?

段永平:是不是平常心的分别,就是是否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我们为什么去央视投广告?因为我们企业实力不强,钱少,只能集中投放。为什么请施瓦辛格?也是为了省钱。请合适的明星可以提高广告的投放效率。

我们的经验告诉我们,如果实际效率提高的比例大于请明星在广告费中所占的比例,请明星就是省钱的。去央视投标我们也是很理智的,每一次投标都计算过,觉得合算才去投的。有的企业一高兴就举牌,我们不是这样。

比如说1998年那一次,有人说我和(爱多VCD的)胡志标争,其实我没和他争。在我的心目中,这个位置、这个时间段值2个亿,超过2个亿我就不要了。同样的钱我可以花在别的地方,达到更好的效果。

三、做“甩手掌柜”

如果说设立好激励机制、用平常心做产品和企业,以及出色的营销水平奠定了步步高成功的基础的话,在这个时期内,段永平做的第三件重要的大事,就是急流勇退,当一个“甩手掌柜”了。

1998年,段永平的事业正是风生水起的时候。也就在那一年,他认识了美国《棕榈滩邮报》(The Palm Beach Post)的首席摄影记者刘昕。相识仅仅两个月,两人便迅速闪婚。段永平向他的新婚妻子承诺:“在把步步高推上一个新台阶后,一定到美国和你会合。”

2000年,段永平实现了自己的承诺。在步步高发展比较稳定的时候,他毅然决然地选择到美国退休。

段永平说,人来到世界的目的,就是要享受生活,要享受快乐。

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做了一个重要的决策。

步步高成立之后,段永平把公司业务分成了三条线:

一块是教育电子业务,由黄一禾负责,主要经营的是步步高点读机、学习机等等;

一块是视听业务,由陈明永负责,主要经营VCD、DVD、MP3、蓝光DVD这些产品;

一块是通信业务,由沈炜负责,主要经营无绳电话、步步高音乐手机等等。

到1999年年初,段永平根据国内外竞争形势的变化,对步步高公司进行了改制。

他把这三大业务按照人随事走、股权独立、互无从属的关系,成立为三家独立的公司。也就是说,段永平把三块业务单独成立了三家公司,成为三个独立法人,相互间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联系。

如果一定要说关系,就是三家公司有一些共同的个人股东,比如段永平,还有我们刚提到的沈炜、黄一禾、陈明永几位高管。另外,在开始的一段时间,为了三家公司能快速发展走上轨道,它们共享步步高的品牌和步步高原来80%左右的销售渠道。

而后来,这其中的两家公司就成为了如今在手机市场里不可忽视的两个品牌,OPPO和VIVO。

段永平这种“杯酒送兵权”的做法,形成了“步步高系”的一种独特的企业文化。老板不占太多股权,中高层和员工大量持股。

OPPO和VIVO两兄弟也很好地继承了段永平企业管理的基因,目前O、V两兄弟的实际管理者陈明永和沈炜也只占自己公司股权的10%左右,这两个品牌也逐渐进化成中国最赚钱的手机品牌。

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,41岁的段永平不贪恋更大的成功,毅然选择漂洋过海,去经营他的家庭和生活。这让他人生第二个重要阶段也完美落幕了。

移居美国,再创辉煌。

到美国后,在一次逛书店的过程中,段永平看到了一本巴菲特谈投资的书,里面的“买一家公司的股票就等于在买这家公司”以及“投资你看得懂的、被市场低估的公司”这些话,让段永平非常认同,于是他开始对投资产生了兴趣。

实际上,巴菲特以及很多美国成功的大基金经理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,就是买股票要像做实业那样去买。而段永平正好是做实业出身,这让他在看一家公司的业务好坏、管理层靠不靠谱这些方面,比别人更有优势。这也是创业经历给他带来的财富。

丨一战成名

段永平一战成名的投资就是网易了。

2000年6月29日,网易成功登陆纳斯达克。结果刚一上市没多久就遭遇股灾,互联网泡沫彻底破灭,纳斯达克指数从最高点5048点一路下跌至最低的1114点,跌幅达到接近80%。

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。网易在2001年的第二季度被查出涉嫌会计造假。在重新审计了公司之后,网易不得不宣布,2000年的真实收入从830万美元降为400万美元,直接跌去了一半。

正因为此,网易的股票在2001年9月4日被纳斯达克股市宣布暂停交易。这个时候网易的股价已经从上市时候的15.5美元,一路降到了0.64美元。跌幅96%。

此时的丁磊年仅30岁,为此事他解雇了当时的几位高管,并且开始了长达4个月的与美国监管机构的上诉。

事后他回忆说:2001年年初最迫切的愿望就是——把网易卖掉,但没人敢买。到了9月,想卖也卖不掉了。

与此同时,段永平正在琢磨着是不是能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的“废墟”里淘淘金。因为他相信互联网本身并不是泡沫,只是之前被炒作得太多了。

他说,“这个东西我们天天在用,怎么会是泡沫呢?”于是段永平开始和新浪、搜狐、网易、联众这些中国互联网公司接触,了解它们的业务情况,也试水性质地买过这几家门户的少量股票,但段永平对这些公司的模式与未来还是将信将疑,看不太懂。

2002年年初,网易正准备推出网络游戏《大话西游2》。对于丁磊来说,营销是他的短板,他想了一下中国谁营销做得最好,结果就想到了段永平。

很快两人就见了面。这次会面中,段永平了解到了正处于谷底的网易。那时候网易刚经历前一年的大型亏损,股价掉到了1美元以下,随时可能被摘牌,还面临着诉讼的问题。

但同时,段永平发现,网易的估值非常划算:一家市值2000万美元的企业,光现金就有6000万,负债只有1400万。另外,网易为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提供的短信增值服务业务正在迅猛发展,最关键的是,网易准备大举进军网络游戏业务了。

做小霸王出身的段永平对游戏业务非常熟悉,他知道这个市场有多大。虽然他没法具体预测网易做游戏能挣多少钱,但他说,“没有道理比我1995年做小霸王时还少。那时我们就做了差不多以亿元计的营业额”。当时他就判断这是个好生意。

当然,网易还面临着不少危险。尤其是法律风险方面,很多人都在担心当时的诉讼问题。于是段永平找来了专业律师来咨询网易的诉讼,发现网易败诉的可能性甚小,即使败诉要赔的钱也不多。这下段永平心里有谱了。

2002年4月,段永平夫妇在公开市场花200万美元买入了152万股网易股票,占网易总股本的5.05%。

这200万美元几乎是段永平当时能调动的所有的钱。后来段永平说,“做足功课后,我基本上把我能动用的钱全部用了,去买网易的股票。”后来,段永平又继续增持网易股票到205万股,占网易整个股本的6.8%。

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。网易的业务很快出现好转,股价也一飞冲天,网易的创始人丁磊还一度成为了中国首富。而对于段永平来说,他的投资短短两年就赚到了几十倍。

然而赚钱并不难,更难得的是,段永平在获利这么多之后竟然无动于衷,完全没有卖掉网易。

最后这只股票他又拿了五年多才逐步卖掉,最终的盈利超过了100倍。

丨段永平的投资理念

后来在谈到自己的投资理念的时候,段永平说:

“0.8美元买网易股票的不单是我一个人,但坚持持有到100美元的就不多。投资不在乎失掉一个机会,而是千万不要抓错一个机会。”

该卖掉一只股票的理由可能有很多,唯一不该用的理由就是“我已经赚钱了”。否则就很容易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好公司在便宜的价钱就卖了。买的时候也一样。买的理由可以有很多,但这只股票曾经到过什么价位最好不要作为你买的理由。我的判断标准就是是否有价值。

步步高的投资小分队有一个重要的工作,就是泡在网上玩游戏,玩网易的游戏以及竞争对手的游戏。“中国网民现在流行什么游戏,游戏公司将要推出什么游戏,游戏中会出现什么问题,每家公司怎么处理这些问题,是急功近利的还是比较长远的做法,我们的人全知道,能看出每家公司非常非常多的问题。”段永平说。

段永平自己也玩。他每天花在游戏上的时间至少两个小时。他七八岁的儿子很佩服他爸爸很会玩游戏,一看爸爸在玩,就说“我也要玩”,听到的回答往往是“爸爸在工作”。段永平开玩笑说,我儿子到现在都没搞清楚“为什么爸爸玩游戏就是工作,我玩游戏就不是”。

段永平说:“但我就是这样做投资的。这也是我能拿住网易八九年的道理。我最早买网易大概平均价在1块钱左右,大部分卖的价钱大约在120-130。在持有的这8年到9年当中,我可能每天都会被卖价所诱惑,我就是用这个道理抵抗住诱惑的。

“投机和投资很大的区别是,投资者看到股价下跌,往往很开心,因为还有机会可以买到更便宜的东西,而投机者想的是这公司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,赶紧走人。

“很少人有耐心。同时也很少人能够在投资方面成功。成功的人都必须是要有耐心的,所谓耐心是一个必要条件,当然也有个别人不小心赚到钱,跟你去澳门赌场赚到钱没有区别。但是作为投资来说,这是必须长期坚持的一个东西,你不长期坚持,没有耐心就没有机会得到很好的回报。耐心是一个所谓的真正的价值投资者一定要具有的,如果你不具有就没有机会。”

邓永平在投资上再次获得了巨大的成就,他的一再成功告诉我们要不断的学习,拓展自己的认知维度,有一颗永不放弃的心、不断的去努力、去研究。

同时要做属下愿意追随的、有领导能力的人,不能一味只想着自己,要让在一起的人共同发展,仅以此记录激励自己在今后的人生中逐渐学习进步!

php技术微信